當親情突然消逝時 —《心靈時鐘》裡的幽暗情傷

照片取自預告片,版權為電影公司所有。


文 / 鄭維棕 

    看《心靈時鐘》讓我想到年輕時看的義大利名導演狄西嘉(Vittorio De Sica)所執導的《單車失竊記》(Ladri di biciclette)!

    這部義大利新寫實主義的偉大電影,記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羅馬,在整個城市百廢待興之際,男主角瑞奇(Ricci)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份張貼海報的工作,也高高興興的買了一部單車作為交通之用,不料第一天上班便被人偷了,於是主角和他的小孩子,到處找車,卻因為處處碰壁,在工作急迫需要之際,最後無奈的下手偷別人的車,卻被逮個正著!

   整個故事場景在最後導演也露臉之際,成了最高潮,而一個為了養家的男人,在失去養家的工具和重要的收入來源時,不忍看到自己的孩子餓肚子時,人性最大的愛和衝突跑出來了,最後這個父親選擇的是:偷別人的腳踏車!

   《單車失竊記》描寫的是一個時代的小人物,在「貧窮」與「絕望」中掙扎,好不容易在找到生命的出路(找到工作)之際,卻在單車被偷的瞬間,又讓生命陷入更深的「貧窮」與「絕望」之中。電影中,出現的兩個小孩在街上乞討的畫面,不斷的呈現家庭在「貧窮」與「絕望」掙扎中,不僅個人陷入極度的不安與絕境中,也把家庭的每一個份子都一併的捲入無底的深淵,只有在父親找到「工作」中,好不容易全家的愁雲慘霧瞬間露出曙光,但連這瞬間的曙光也短的讓人幾乎窒息。

     蔡銀娟執導的《心靈時鐘》,雖然沒有《單車失竊記》所呈現時代的小人物所面臨家庭在「貧窮」與「絕望」的極度灰暗氛圍。不過,他在處理一個小孩面對失去生命中摯愛的親人(父親),卻也有一種寫實主義創造出的「悲情」的幽暗情傷。正如寫實主義大師福樓拜在寫給《致喬治‧桑》所說的,藝術不能老是批評和諷刺,而他的作品,就是不斷的要「滲入事物的靈魂裡!」,這靈魂才是讓作品能夠偉大和憾人的關鍵!

     故事中,九歲男孩葉藍(謝飛/飾)、姊姊(余若晴/飾)、父親(李李仁/飾)和母親(范文芳/飾),原本住在臨海的小漁港旁,一家過的快樂平凡。擔任父親的李李仁熱愛拆船遺留下來的器物,並且在市區開設一家船藝品店,一家人過得平靜而幸福。沒想到,父親卻因為為人作保,虧欠了五千萬,在家裡紛擾之際,有一天,葉藍放學回家,發現父親驟然離世,全家人都籠罩在悲傷的陰影之中。而父親自殺而死這件事情,全家只有葉藍被蒙在鼓裡,一直到在學校受到霸凌,同學嘲笑說出他的父親是自殺身亡後,開始揭開一幕幕緊湊的失親家庭面臨的幽暗情傷。而這個失親的家庭裡,每個人心靈深處宛如都有一個潘朵拉盒,盒內的秘密不僅當事人非常好奇的想要知道究竟,更重要的是連外面的人,也非常好奇的想知道,這個秘密究竟是什麼?

    唸社工的導演蔡銀娟受訪時曾經分享到,她因為大學唸社工,對於家庭與親情的題材也非常有興趣,特別是對社會弱勢族群的故事,更吸引她。而《心靈時鐘》這個故事,跟她的生活經驗又如此貼近。這個故事是她的小姪子在爸爸有一天睡午覺後,就莫名其妙的去世了,讓大家非常錯愕,而當時小姪子才八歲。有一次農曆年後,她帶著小姪子回到老家跟她女兒玩,在田埂邊玩得很開心時,遠方突然有救護車經過,她的姪子就停下來說很怕這個聲音,並且一面說一面掉眼淚。讓蔡銀娟突然發現小姪子其實很受傷,發覺小孩在失親過程中,許多心中的幽暗情傷,不僅讓人很難理解,更讓人非常訝異。而這件事情讓她感觸很深,因此,就決定拍一部以失親兒為主題的電影。

    其實,蔡銀娟的《心靈時鐘》,整個故事從父親突然驟逝開始,家庭陷入愁雲慘霧中,不僅讓突然失親的兩個姐弟內心非常的幽暗情傷,事實上,擔任母親的女主角范文芳也非常的情傷悲痛。從每天全家吃飯時,飯桌上一定要為父親李李仁準備一副碗筷,就可以知道父親走後,失親去配偶的母親也突然失去倚靠,要用這樣的方式,來呈現這種突然的遭遇連母親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另外,故事的張力在於因為父親為人作保,莫名的積欠龐大的債務,讓原本平和快樂的家庭瞬間陷入深淵,導致父母嚴重吵架,父親因此可能酗酒,而且借酒消愁愁更愁,不但對於解決問題沒有幫助,甚至讓家庭的糾紛更多,導致父母嚴重齟齬後,父親極度憂鬱,再加上失業消沈,最後父親選擇自殺結束這段糾結。這個過程家庭的每個份子都參與其中。母親從此非常內疚是自己和丈夫吵架使丈夫走上不歸路;姐姐以為自己當天急著上課沒有和父親說再見讓父親尋短;而弟弟?認為自己摔壞父親給的船模型,讓父親想不開。家庭成員每個人都在父親自殺的過程中,埋下深深的幽暗情傷和內疚。而這些幽暗情緒,都如同潘朵拉盒一樣,深深埋在每個家庭成員的內心深處,糾纏且痛苦!

  這宛如一個《心靈時鐘》,突然在內心深處停了,不動了,甚至壞了。失親的烏雲,突然打壞這個心靈時鐘,沒法復原了,怎麼辦?怎樣修復?

  整個故事在葉藍下定決心要修好那個爸爸寄給他的怪鐘,不斷的尋找專家修理後,竟然慢慢的發現這不僅是一個時鐘,而且還是一個價值不菲的經線儀(天文鐘),在這個古怪的怪鐘後,竟然還埋著一段父親救人不為人所知的深情故事。故事慢慢解開了,解開的過程,也讓失親的一家人糾結的幽暗情傷也慢慢化解了,特別是母親和姐姐非常緊繃的關係慢慢化解了,當《心靈時鐘》的時鐘開始一聲一聲敲打以後,所有原本凍結的親子關係也開始復活了。

心靈時鐘-1

作者與《心靈時鐘》導演蔡銀娟(右)。


     在葉藍抱著這個經線儀細細聽著原本屬於父親鍾愛的古老天文鐘開始慢慢垂打鐘響時,《心靈時鐘》在心靈深處啟動了、修復了。

    蔡銀娟並沒有透過太多的倫理或情理來論說失親家庭需要怎樣的導引來化解內心深處的糾纏情傷。然而,我們看到,這部《心靈時鐘》不斷的啟示,在失親的風雲慘霧中,不斷的內疚與控訴,卻是斨傷失親的要害,更是壓擠親情窒息的推力,沒有打開這道心靈深處的潘朵拉盒金鑰,失親的家庭就將永遠承受失親不可承受的重!

    這部電影值得推薦給您,特別是曾經有失親深痛的經驗的人更值得觀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