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社專訪】鄭哲民教授:面對面溝通,找出同志婚姻最好的解決方案!

【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院長鄭哲民教授(左)26日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


文 / 王立雅

【思與策國家智庫研究院】院長鄭哲民教授26日接受中央社記者專訪時表示,透過總統府成立的溝通平台,讓同運與反同的各方意見可以在這個平台上直接「面對面溝通」,透過這個直接對話的平台機制,消彌彼此的誤解和歧見,大家先不要責備對方,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案,有助於同運與反同彼此包容和理解。

鄭哲民教授表示,自然的婚姻關係是基於一男一女下成立的,這個傳統的婚姻價值,保障了孩子的人格培養、血脈關係和親情與後代傳延。而家庭的價值,不僅可以讓國家可以正常發展,透過家庭的保障,可以讓在婚姻關係的人有一個法律的保障,讓父權、母權及孩子都有一個清楚的定義,更讓孩子在受教權及各方面受到保障。透過這個親權的法律界定,可以讓家庭有一個穩定的狀態,不會動盪,更可以保護孩子。而這個傳統的家庭與婚姻的價值,正是法定婚姻保障傳統家庭價值的重要基礎。

鄭哲民教授表示,八零年代,美國的同運運動博興,這些同運運動不斷的對傳統的家庭價值衝撞和破壞,造成社會很大的衝擊。同運運動不斷的利用法律技術取得權力,造成社會上很多不確定的因素,同運運動者衝擊既有的傳統社會價值,造成政治不確定,再加上美國的個人主義盛行,造成愛滋病一度的盛行。這些因素,都讓許多人陷入恐慌。

因此,面對這些動盪的因素,不管立場如何,我們都必須確實的問到,什麼樣的處理方法,對台灣未來的發展比較好?許多人的擔心又是什麼?不管對同志的立場為何,我們都應該互相容忍,聽聽大家心裡的想法,互相溝通,找出共識,尋求一條比較好的解決方案。

對於到底要修法或立專法來處理同志婚姻的問題,鄭哲民教授表示,不管是專法或修法,最重要的都是要保障同志婚姻所衍生的醫療、財產和相關的權力義務,因此,即使立專法也可以很接近修法,到底採取哪種解決方案,鄭哲民教授表示重點不在專法或修法,還是要回歸法案本身的內容,要按步就班,過猶不及,都不好,還是要回歸到法律本身的內容才是關鍵。(相關報導將在六月的中央社刊出)